返回列表 發帖

[資優生|教育] 不要再寵愛你的孩子.窮孩子才是最好的教育


不要再寵愛你的孩子.窮孩子才是最好的教育

我手頭上有這麼一則資料:

美國費城納爾遜中學門口有兩尊雕塑,

左邊是一隻蒼鷹,右邊是一匹奔馬。

雕塑所要表達的不是我們耳熟能詳

的鵬程萬里馬到成功,

而是象徵一隻餓死的鷹

和一匹被剝了皮的馬。

原來,那只蒼鷹,

為加速實現飛遍五大洲七大洋的偉大理想,

練就了各種高超優雅的飛行本領,

結果忘了學習覓食,

只飛了四天就活活餓死了。

那匹奔馬嫌第一位主人─磨坊老闆給的活多,就乞求上帝把它換到農夫家;而後又嫌農夫喂的飼料少,又要求與其他馬對調,最後到了皮匠家─不必幹活,飼料又多,好不愜意。然而沒過多少天,它的皮就被皮匠剝下來做了皮革!由此可窺見,一個缺乏起碼的獨立生存能力及不懂感恩的人,

無論他有多大的才華,日後有多了不起的成就,都不算是一個健全的人,都是一個生命有缺憾的人。

動物界有一套超越萬物之靈的育兒理念,許多動物在它們幼兒很羸弱時,會把它的幼崽含在嘴或在翼下,怕它們遇險而夭折;但當它們的孩子長大些,它們會毫不留情地把孩子趕離自己身邊,讓它們獨自去經風雨、練本領,甚至不給孩子留下回頭路!只有這麼做,孩子才能經得起任何風浪之襲擊,才能絕處逢生。

含在嘴或在翼下和趕離身邊,都是父母對孩子不同的愛的體現,連動物也深懂「慣子如殺子」的道理。再富也要窮孩子,才能逼孩子學習獨立前行,學會感恩惜福。畢竟…孩子的後半生我們不一定能參與……。

-----------------------------

這封信很有轉述的價值,摘錄如下:
親愛的兒子:

儘管你傷透了我的心,

但是你終究是我的兒子。

雖然,從你考上大學,

成為我們家幾代唯一一個大學生後,

分不清咱倆誰是誰的兒子。

扛著行李陪你去大學報到,


掛蚊帳、鋪被子、買飯菜票,

甚至教你擠牙膏,這一切,

在你看來是天經地義的,

你甚至感覺你這個不爭氣的老爸

給你這位元爭氣的大學生兒子服務,

是一件特沾光特榮耀的事。

在你讀大學的第一學期,

我們收到過你的三封信,

加起來比一封電報長不了多少,

言簡意賅,主題鮮明,



字跡通篇潦草,

只一個“錢”字特別工整、而且清晰。

大二後,

從你一封接一封的催款信上我們能感受到,

言辭之急迫、語調之懇切,

讓人感覺你今後大學畢業時

可以去當個優秀的討債人……。

最令我痛心的是,今年暑假,

你居然偷改入學收費通知,



虛報學費…,

沒想到你竟也運用這招,

來對付生你、養你、愛你、

疼你的父親母親,

僅僅為了能出入卡拉OK及酒吧…。

我一想起這事就痛苦,就失眠!

這已成為一種心病,

病根就是你——我親手撫養大卻又倍感陌生

的大學生兒子。

不知在大學你除了增加文化知識

和社會閱歷之外,

還能否長一丁點善良的心?


閱畢整封信,

我想起妻懷孕時一位辛酸的父親,

第一次上超音波做掃描時,

我最關心的不是胎兒的性別,

而是他到底是孤身上路抑或結伴而來

─雙胞胎甚或四胞胎?

我執教的學校,

有二男二女各取名為

“歡、樂、新、年”的四胞胎兄妹。

我常看到他們的爸爸拎著

四份一模一樣的便當盒,

在籬笆外分四次塞給四名可愛的孩子;

而每次看到他們蹦蹦跳跳地回課室享用,

便知道他們對便當的“內涵”相當滿意。

我身為窮教員,如果孩子是結伴而來,

我所能給他們準備的便當的內容,

分期貸款


恐怕會顧得了量而顧不了質。


我之所以會有這種顧慮,

主要是受華人「再苦,不能苦了孩子!」

的傳統觀念所影響。直到有一天,

我那移居澳洲多年的老同學回國探親,

及時給我來個當頭棒喝。

據他說,澳洲人民生活富裕,

然而他們在信奉上帝之餘更信奉:

「再富,也要“窮”孩子!」的教育理念。

他們認為,在過份呵護下長大的孩子,

將無法自立並且不懂感恩!

他回國的第二天,我陪他冒著風雨出外辦點事,他指著一個被包裹得像棉花團的華人小孩說:「孩子應當比大人少穿一件衣服!」他說在澳洲,即使冬天時也很難見到「棉花團」;如果是豔陽高照,母親們也會別有用心地、故意不撐開嬰兒車的遮陽棚。我們東方家庭「再苦,也不能苦孩子!」的做法,看來有糾正的必要了。那天晚上,我思前想後,決定等將來孩子入學了,為他準備一些“其貌不揚”的便當,以窮他物質,富他精神。

----------------------

孩子的教育不能等,你不對孩子狠心,將來你就要天天為他擔心!
再富,也要窮孩子!
某次,帶兒子去逛書局,他吵嚷著要我買一個精緻、昂貴但不實用的鉛筆盒給他,最後我買了一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給他,他的嘴頓時呶了起來。接著,他看中一個設計小巧玲瓏,曲線優美,尺面圖案喧賓奪主地蓋過刻度的精美塑膠尺,但我買給他的卻是一把木尺。他的嘴嘟得更有“克夫”(curve)了。我不作聲,打算晚上臨睡前才透過故事開導他。

自升為人父之後,我一再提醒自己要貫徹一個與東方社會價值觀反其道而行的育兒理念─「再富,也要窮孩子!」但幾年下來,我漸感難於堅持下去,直到有一天我輾轉讀到南京大學一佈告欄上,一封署名為“辛酸的父親”寫給其上大學兒子的“匿名信”之後,才又深感無論如何都得貫徹這個理念。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unP
分享到Plurk噗浪
分享到UDN
分享到FaceBook

窮孩子教育

挫折94最好的磨鍊與轉機.不要搬走孩子前方的石頭

兒童心理學家溫尼科特說:「最能促進孩子成長的環境,是適當的挫折。」然而,什麼是適當呢?同樣的處境,施女士因此特別堅強,然而她媽媽卻崩潰了。

對宇寧來說,在父母提供的成長環境裡,問題不在挫折是否適當,而是沒有挫折;在我們的社會裡,辛苦長大的父母,想辦法幫孩子避開當年的痛苦,卻忘記辛苦帶來的學習和成長,搬走所有讓他們學會成長的石頭。

石頭可能搬走一時,怎麼可能搬走一世?

宇寧的生命中,從來都沒有石頭,所以一個突發狀況,就足以碾碎她。我們搬走越多石頭,孩子們越沒有挫折的經驗,最後,他們把被沒收手機,看待成與生命同值的挫折,也就不足為奇了。

------------------

撰文者:王浩威  
【商業周刊 】第1419期2015-01-21

認識宇寧的時候,大概是她人生最落魄的階段吧。

當年從加拿大回國,她是被家人半哄半強制帶回來。原來她早已沒去學校,甚至連註冊都沒有。直到去年報稅,爸媽忍不住強制要求她繳交學費的收據,才東窗事發。

第一次會談後,經過宇寧同意,我向她父母解釋,過去她雖然表現傑出,但局限在功課上。她其實沒有太多能力,處理日常生活。

宇寧的父母說起自己辛苦的童年。當年父母從未好好關注過他們,沒有人教,父母卻從來不用他們擔心生活能力不足;但為何現在,自己無微不至的付出,讓小孩有充沛的資源,但孩子反而沒有生活能力?

這讓我想起新聞:施寄青女士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忽然心肌梗塞過世。

施女士最令我敬佩的,不只是台灣婦女運動先驅,更是她的生命態度。她從不甘心被時代、被社會所限制,一直自我挑戰,也一直充滿生命活力。

多年前與施女士聊天,她談起小時的成長故事。

她的生父是蔣介石國共內戰後少數仍可信任的將軍之一。才剛剛撤退來台,就被派到雲南領導地下游擊隊;潛入不久就被俘虜了。她們的家境,一下從將軍待遇,淪為叛逃者家屬。大宅院變成陋巷破屋,還隨時有人在門口站崗監視。

出身大戶人家的媽媽完全沒有生活能力,精神崩潰,最後改嫁她先生原來的侍從官;即便如此,施女士和妺妺仍有相當長的時間是在孤兒院度過。

會不會就是這樣的艱辛,反而才有她一生的充沛精力呢?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