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地球繞著跑-青年旅館北歐很不一樣


繞著地球跑-北歐青年旅館很不一樣

2013年12月07日 04:09 中國時報 黃麗如/北歐報導

耶誕的腳步愈來愈近,讓人很想去北國,尤其是愈寂靜愈美麗的北歐。冬天的北歐青年旅館價格約是夏季的7折,趁機撿便宜,來感受耶誕氣息。

去北歐住青年旅館(Youth Hostel)不是青年的專利,而是所有旅人被高物價逼迫下必須做的選擇。從義大利來的Mario說:「40歐元在義大利可以住小旅館一晚,但在奧斯陸只能住一張床!」

還好冬天的北歐青年旅館價格多半回到凡人消費,約夏季價格的7折就能睡到一張床。儘管天光比較短,但趁機撿便宜,又可感受耶誕寂靜氣息,亦是獨特的旅行體驗。

旅館管理 高度自動化

北歐向來被視為人類文明高度發展的區域,背包客聚集的青年旅館多半品質不錯,而且配備齊全,不會過於「落漆」。北歐對人性的相信,也反映在青年旅館的管理上。

我下榻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老城區的Castanea Old Town Hostel,在造訪之前,就收到他們來函:我們的櫃台只有上午9點到11點半營業。下午2點到4點半營業,你造訪時間剛好是我們離開櫃檯的時間,所以請自己按密碼進大門,密碼:3384。上樓後入口處櫃台的信封會告訴你旅館須知以及房間密碼,祝旅途愉快。

果然,我晚上8點到,沒看到任何服務人員,於是自己默默地進入房間,打開他留給我的小信封,僅寫著上網密碼以及晚上10點以後禁止喧嘩。對於沒人服務起初感到反感,但一看到在會客室裡琳瑯滿目的旅遊資料、私房地圖、推薦的十大斯德哥爾摩不花錢景點,不禁感到萬分貼心。雖然沒有人,但卻把旅人需要的一切全部準備好了。

由於我的作息跟工作人員完全相反,他們來上班的時候,我早已出門觀光,我回來時他們也下班,這是我第一次完全沒有看到青年旅館的櫃檯人員,可是卻不會想要客訴。

青年旅館 不是年輕人的專利

雖是「青年」旅館,但北歐的青年旅館常常碰到不同年齡層的旅人,在預算有限的狀況下,青年旅館是玩北歐最聰明的選擇。

從西雅圖來奧斯陸度假的Simon夫婦,推薦奧斯陸市中心新開的Vanderhjem Central,Simon說:「他們有家庭房,又有電梯、還包括早餐,雖然價格比其他青年旅館貴一點點,但很值得。」

北歐的青年旅館通常沒附早餐,若有也只是簡單的土司無限量供應,但Vanderhjem Central的早餐檯上至少有10種東西,火腿、蛋、多樣吐司一直端出,而且早餐可以吃到11點,對想省錢的旅人來說,這種早餐簡直是佛心來的,可以吃一餐、飽兩餐。

新開的Vanderhjem Central把挪威的極簡、人性全部都融合,大廳簡單卻有北歐設計風,沒有多餘的擺設。他以商務旅館的模式管理青年旅館,除了用房卡進入房間,還用卡片進入該房型專屬的的淋浴間和洗手間,公共區域總是乾乾淨淨,住宿經驗相當宜人。

北歐的物價約台灣的3到4倍,自己煮絕對是節省旅費的關鍵。青年旅館都會告訴住客哪裡是最近的超市,旅人就可以採買需要的食物在設備齊全的廚房裡烹煮,廚房的基本配備一定有烤箱、微波爐、4個爐子的爐台,鍋具也非常齊全,簡單到煮泡麵、複雜到烤一隻雞都可以在青年旅館搞定。

廚房配備齊全 省餐費

我在冰島雷克雅維克(Reykjavik)青年旅社時,還碰到一個德國女生因為第二天要離開,但之前買了太多的食物,所以把食物都放在一個袋子裡寫著「Free! All you can eat.」。在雷克雅維克那3天就靠著他留下來的食物吃了3天的義大利麵和牛排,餐費全省下來。

此外,每到用餐時間總有熱情的旅人會大展身手煮飯、甚至請大家吃。彼此交換不同國家的食物、餐飲文化也是下榻青年旅館最有意思的事。

床單被單自備 可省錢

北歐青年旅館高度發展,但我搞不懂的是,多半要求旅客自備床單、被單和枕頭套,缺一不可,否則要付300元台幣租借。我問了很多當地青年旅館,他們都說這關係個人衛生,而且也是為環保盡力。

奇怪的是,他們多半不接受旅客自備睡袋,總之想要省300元就要自己帶被單。訂房前別忘了要問清楚房費是否包括床單價格。

以前芬蘭的手機大廠高喊:科技始於人性。在北歐的青年旅館可以感受到科技,但人和人之間的連結如同冬日有點寂靜、疏離。

或許是3C產品已經完全顛覆了大家的旅行習慣,現在的青年旅館比較少見到晚上熱烈討論景點、分享旅行的旅人,多半是各自盯著手機、平板電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尤其北歐旅店的網路大都速度快、上網容易……,旅人最好的朋友最終是網路。

相關報導(hostel|背包客棧

臺灣背包客朝聖 雪梨跨年煙火

獲國際背包客肯定 舊厝變青年旅館

把台灣「搬」到臺北府廣場 小小背包客

鳥巢 背包客住宿短期租屋1F 近台北101單人床

將騾子當嚮導 大四男孩徒步騎行「窮遊」全大陸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unP
分享到Plurk噗浪
分享到UDN
分享到FaceBook

身心障礙者部落格聯盟
http://www.facebook.com/ddovwmk
歡迎加入「身心障礙者部落格聯盟」LINE群組 ID:piaddovwmk

最愛青年旅舍 背包客體驗臺灣人情味

背包客體驗台灣 最愛青年旅舍

2013年10月07日 04:10 中國時報 江慧珺/台北報導

「如果想像個台灣人一樣體驗台灣,那就住青年旅舍吧!」來自大陸重慶市的馬小姐來台北自助旅行,最愛老街區、舊房子和古董配件呈現的懷舊風情,因此選擇入住大同區大稻埕一帶的青年旅舍。她笑稱老闆是台灣通,知曉當地人文地理歷史,能感受最地道的風土人情。

青年旅舍乾淨簡單,以床位計價,日租每床400至800元不等,是單獨旅遊的佳選。背包客鄧先生說,青年旅舍工作人員都十分友善,還可以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聚集在一起聊天、吃飯或討論行程,「好像住在學生宿舍」,獨自旅行也不孤單。

來自加拿大的旅人Bob則認為,入住青年旅舍身邊都是背包客同好,常常可以聊天學中文;旅舍也常舉辦水餃、火鍋、烤肉等「主題趴」,是過去入住一般旅館不曾體驗過的經驗,直呼「有家的感覺」。

此外,「打工換宿」也是不少年輕旅者的新選擇。「途中‧台北國際青年旅舍」負責人郭懿昌說,每逢寒暑假會徵求打工換宿者,吸引不少港台年輕人報名。除了協助清潔業務外,還可自行發揮專長,設計、烹飪、美工等,讓旅社更加多元。

但郭懿昌也指出,由於法規明定都市計畫用地不核發民宿執照,旅館執照申請標準極高,不利於小型業者生存,因此台灣現有的青年旅舍幾乎都有「妾身不明」的問題,不少是以「日租」的名義經營。他認為,旅館與青年旅舍服務的對象不同,應該合力「把餅做大」,以提升整體觀光產業。

台北市旅館公會理事長邱樂芬坦言,市場有低價與特色住宿的需求,因此違規的日租套房業者「抓不勝抓」。她認為,目前正規旅館也不乏小規模經營者,因此應該以同樣的消防、建築、衛生等標準,一視同仁管理。

「台北市應該爭取開放民宿和青年旅舍!」台北市觀光傳播局局長孫廷龍表示,自助旅客的素質與消費力皆較團客高,加上透過網路宣傳,可形成口碑行銷的「背包客經濟」。市府正準備向議會提案,希望通過自治條例讓都市民宿與青年旅舍合法化,住宿產業將更加多元。
身心障礙者部落格聯盟
http://www.facebook.com/ddovwmk
歡迎加入「身心障礙者部落格聯盟」LINE群組 ID:piaddovwmk

TOP

迴遊-自遊主義

自遊主義-迴游

2013年10月20日 04:10 中國時報 ⊙尹雯慧

他在聖山陷入昏迷時,風雪呼號聲中,是否曾經見到媽祖來到他的夢裡?是否安慰了他也許恐懼非常的心靈?

那最初出發點的島嶼

沒有想過,這竟然是一種歸鄉的心情。

當整個上午因天候惡劣而取消所有飛行的沮喪瀰漫,機場大廳此時傳來廣播,通知我的航班可以進入登記辦理的程序,霎時間歡呼聲四起,我看著那些原本沒有面孔的陌生人一一起身離座,輕盈的身影在我眼前一朵一朵地產生了立體的線條;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些人,但因為懷抱著共同的等待,而在心裡不可思議地出現了一種同舟共濟的感覺。

你說,攀越過無數大山大水的前輩,就出生在我即將抵達的島嶼。那是我們在千里外的佛國巧遇,而後連綿漫談的某一場對話中,提到關於未來想像時,你提及的一段父執輩的友誼。前輩終其一生追隨自然,而年輕的你仍在思考築夢路徑的可能性中,徘徊躊躇。

懷裡拽著那篇從網路轉印的文章,一份數百字的文件,簡單扼要且條理清晰地說明,一個人人生最後的旅程。在網路資訊張牙舞爪的世界裡,要搜尋一個人的描述並不困難;然而,人的靈魂似乎因為科技發達而變得虛幻,視野因為單一角度而顯得扁平。出發前,我細讀了字裡行間的每一次呼吸,試圖感受前輩匍匐在聖山前的謙卑,以及恐懼。當強風在機翼旁形成一種阻擋的力量,亂流顛簸中,我想起了你談著前輩種種事蹟與忘年友誼時,眼裡只有孺慕嚮往的神情。

你們來自相同的島嶼,何以看去如此相似卻又迥異?

五月十七日,花了近二十四小時之後,前輩成功攀登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但卻因此氣力用盡。因為兩名雪巴嚮導的極力勸說,勉力走回第四高山營,隨後倒下。

往更黑更高的地方去

卸下背包,我的視線在閩東式四合院建築改建的青年旅館裡來回逡巡。木桌木椅,飛簷跳粱,沉穩的天井汲取著陰鬱的天光。屋瓦上疊壓著石塊,薄薄的青苔沿著石縫一路蜿蜒,穿透房間的窗戶看去,猶如印象派的揮灑。循著隱隱的海濤聲走去,才發現原來青年旅館其實是在鄰近沙灘的窄巷裡,寧靜地蹲踞著。沿途的街道,裝飾以一罈罈的酒缸,花崗岩堆砌的民宅,一幢幢攀爬在峭立的山簷。許多建築都廢棄了,然而海浪迄今吟唱不絕。

前輩早年曾經在這個聚落求學,那時,這個以釀酒著稱的村落還是繁華豔麗的吧?是一種海洋式的堅韌潛移默化了前輩的童年,於是面對艱險,他仍選擇不顧一切攀登頂峰?我獨自站在這座夜裡會發光的宇宙邊緣,浮想連翩,浪濤拍打礁岩的聲音,突然間幻化成你的語言:小時候怕黑又怕高,長大後,卻忍不住往更黑更高的地方走去。

五月十八日,救援直升機因為天候劇變無法降落而返回基地營。一名美國登山客自願留下照顧前輩,前輩及雪巴嚮導給藥後,美國人出發攻頂。五月十九日,雪巴嚮導下山,一度誤傳前輩已逝,但其實由另外兩名英國登山客接手照顧。美國人攻頂後返回察看前輩,因體力耗竭先行下山。

媽祖撫慰了恐懼心靈

騎著旅館借來的摩托車,在被雨季濡濕的小徑裡,走街串巷。從小島上的許多角度都可以看見矗立馬港旁山腰上的媽祖巨神像,姿態優雅萬千,俯視著眾生。據說秋天這座宗教園區就要落成,屆時將舉行熱鬧的昇天慶典。成長在另一個島嶼的我,對媽祖信仰一點都不陌生。在你的原鄉,祂是漁民的守護神,在我所屬的土地,祂已成為越海移民的精神象徵。

數百年來,祂以分靈的方式,用不同階層的形象守護著祂的子民。我們透過進香、刈火的儀式,強化對媽祖敬仰的力度與向度,前輩是不是也曾經一次又一次,站在祂的「肉身靈穴」前,浸潤在這樣的力量中,積累他實踐夢想的浪漫虔誠?天后宮裡靜靜地佇立一尊,前輩帶著登上珠穆朗瑪峰的媽祖神像,微光中,祂溫柔的微笑顯得悠遠綿長。前輩的執著信念,你極其佩服,但我卻不停想著,當他在聖山陷入昏迷時,風雪呼號聲中,是否曾經見到媽祖來到他的夢裡?是否安慰了他也許恐懼非常的心靈?

五月二十日,凌晨三時前輩病情突然惡化,兩名英國登山客連續為他CPR三個小時,清晨七時宣告不治,遺體從此長眠洛子峰。

升起久違的歸鄉心情

停下機車,走進一道被塗成迷彩色的大門。這個海防據點突出於沙灘與坑道之間的一座峽角,軍事地位極其重要。你曾經提過島嶼尚未開放觀光時,童年時代的軍防演習,以及宵禁的夜晚,伸手不見五指的闃黑如何無盡地蔓延整個世界。軍人的綠是回想兒時記憶時,一道必然的風景。走進坑道裡,狹小的空間讓我瞬間感到壓迫異常,儘管有燈光照明,但卻只讓我看到廊道無可迴旋的空間,頓時心情更顯窘迫。在戰地從軍必定需要過人勇氣,我想。曾經身在行伍的前輩,對於黑暗,想必已經習以為常了吧?前輩因為理想而終於將己身佈施給大地,然而,對於那些奮力挽救他最後生命的異鄉人,即使希望猶如坑道盡頭渺如燭火的光,仍然不願放棄,前輩是否有來不及說出口的道別以及感謝呢?好好地道別是人生中,最後一件令人掛心的事吧。

你提醒著,文物館裡,正展出前輩的字畫及歷年登頂的影像紀錄,是對他的一種紀念。於是我按圖索驥,來到這棟嶄新的仿閩東聚落建築。空曠的展場,沒有其他遊客,我是唯一的闖入者。右面落地窗前擺放一張長椅,窗外是蓊鬱的綠林,彩蝶成群。開幕的新鮮花束迆邐滿室香氣,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芬芳的感覺沁滿整個身體。我閉上眼,一片全然的寧靜。沒有想到,此刻,竟然是一種久違的歸鄉的心情。(本文為2013馬祖文學獎散文組優選作品)
身心障礙者部落格聯盟
http://www.facebook.com/ddovwmk
歡迎加入「身心障礙者部落格聯盟」LINE群組 ID:piaddovwmk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