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育兒|醫療] 教育孩子,想得長遠一點...很多事情不會只有經歷一次


「教育孩子,想得長遠一點...很多事情不會只有經歷一次...」

「為什麼亂跑?跪著,不准起來」
爸爸一邊拿竹子打一邊說著
「我不敢了啦,嗚嗚......,別再打了啦」
這時候我八歲 正讀幼稚園大班,我有一個好朋友,他叫阿飛。
我們常常在幼稚園討論,今天下午的點心是甚麼?
一如往常,幼稚園下課後,由輔導老師送我們回家
阿飛是我的鄰居,下課後 我們常常玩再一起
這天,我們一起玩球,球不小心彈到了馬路邊
我跟阿飛想也不想,直衝馬路去搶球
正好衝來一台重機,擦撞到我,重機也為了閃避
倒在路邊,重機摔在路邊發出巨響
我跟阿飛同時傻眼,也開始放聲大哭
我們的家人也一起出來看狀況
現在回想起來,不禁全身發抖
慶幸 後面沒有車
慶幸 重機的反應
慶幸 爸爸的責罵
爸爸一出來看到我倒地,問了重機騎士一些話後
不管我哭得多大聲,就是拿著竹子打我,叫我跪著
一邊打一邊罵,也不顧我身上的傷
「不知道馬路有多危險嗎?現在不教你,以後發生危險
你就來不及了。」
在爸爸的眼角,我看到了眼淚
阿飛的爸爸大聲吼了重機騎士
「你會不會騎車?差點撞到我家小孩你知道嗎?」
阿飛的奶奶也一邊追打重機騎士一邊大叫
「你能負責嗎!!!我要你賠」
我跪著 看到阿飛訕笑 我羨慕阿飛有著愛他的家人
一年後 我九歲 國小一年級 這天放假
我們在國小玩球,阿飛用力一踢,球飛得老遠
阿飛跟我努力去追球,但到了馬路
我停下腳步,想起了爸爸的責罵
阿飛回頭看我,臉上泛起微笑,仿佛他已經贏了
『碰!!!!!!!!』
一聲巨響,把安靜的校園劃開了
這時候的我,其實完全沒有記憶
印象中國小隔壁的店家,緊急地叫著救護車
我看著阿飛,身體很不自然的扭曲,而且嘴巴不停流著血
我回到家裡後,爸爸抱著我 哭了....
我才知道,阿飛被一台的車子撞了
撞他的人 沒喝酒 沒嗑藥 沒超速 正常行駛在路上
阿飛的爸媽爺爺奶奶,不停地怒罵那台車子的駕駛
口口聲聲說要替阿飛討回公道
十年後 我十九歲 騎著125去上課
在必經的巷子裡,突然一個幼稚園的小朋友衝了出來
我緊急剎車,自己跌倒
小朋友嚇到,也是自己跌倒
小朋友爸媽衝出來,對我就是一陣打
我站起來告訴小朋友的爸媽
我:「叔叔 你這樣不是真的保護他」
小朋友爸:「他這麼小懂甚麼?」
我;「就是不懂你才要教他阿」
小朋友爸:「你給我道歉,對我兒子跪下來」
小朋友媽:「你不會騎車就不要騎,道歉!!!!」
我:「嚇到小朋友,我會道歉,但小朋友也要跟我道歉」
小朋友阿嬤:「你再說甚麼?沒叫你賠還軟土深掘!!!!」
我:「不是...(說話被打斷,因為我被小朋友爸打了)」
最後,我跟小朋友道歉,小朋友只是不斷的哭
要騎車之前,我跟小朋友爸說了
我:「叔叔,你這樣真的不是在幫他」
騎走之後 我聽到小朋友爸 罵了一聲幹
半年後,在我必經的巷子搭起了棚子
---------------
那個小弟弟被砂石車撞死了
---------------
我想起了阿飛。
---------------
怪獸爸媽們,你們永遠不會反省
因為你們覺得自己都沒有錯。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unP
分享到Plurk噗浪
分享到UDN
分享到FaceBook

搜集整理方法 持之以恆 目的必達

教育孩子.經歷

挫折94最好的磨鍊與轉機.不要搬走孩子前方的石頭

兒童心理學家溫尼科特說:「最能促進孩子成長的環境,是適當的挫折。」然而,什麼是適當呢?同樣的處境,施女士因此特別堅強,然而她媽媽卻崩潰了。

對宇寧來說,在父母提供的成長環境裡,問題不在挫折是否適當,而是沒有挫折;在我們的社會裡,辛苦長大的父母,想辦法幫孩子避開當年的痛苦,卻忘記辛苦帶來的學習和成長,搬走所有讓他們學會成長的石頭。

石頭可能搬走一時,怎麼可能搬走一世?

宇寧的生命中,從來都沒有石頭,所以一個突發狀況,就足以碾碎她。我們搬走越多石頭,孩子們越沒有挫折的經驗,最後,他們把被沒收手機,看待成與生命同值的挫折,也就不足為奇了。

------------------

撰文者:王浩威  
【商業周刊 】第1419期2015-01-21

認識宇寧的時候,大概是她人生最落魄的階段吧。

當年從加拿大回國,她是被家人半哄半強制帶回來。原來她早已沒去學校,甚至連註冊都沒有。直到去年報稅,爸媽忍不住強制要求她繳交學費的收據,才東窗事發。

第一次會談後,經過宇寧同意,我向她父母解釋,過去她雖然表現傑出,但局限在功課上。她其實沒有太多能力,處理日常生活。

宇寧的父母說起自己辛苦的童年。當年父母從未好好關注過他們,沒有人教,父母卻從來不用他們擔心生活能力不足;但為何現在,自己無微不至的付出,讓小孩有充沛的資源,但孩子反而沒有生活能力?

這讓我想起新聞:施寄青女士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忽然心肌梗塞過世。

施女士最令我敬佩的,不只是台灣婦女運動先驅,更是她的生命態度。她從不甘心被時代、被社會所限制,一直自我挑戰,也一直充滿生命活力。

多年前與施女士聊天,她談起小時的成長故事。

她的生父是蔣介石國共內戰後少數仍可信任的將軍之一。才剛剛撤退來台,就被派到雲南領導地下游擊隊;潛入不久就被俘虜了。她們的家境,一下從將軍待遇,淪為叛逃者家屬。大宅院變成陋巷破屋,還隨時有人在門口站崗監視。

出身大戶人家的媽媽完全沒有生活能力,精神崩潰,最後改嫁她先生原來的侍從官;即便如此,施女士和妺妺仍有相當長的時間是在孤兒院度過。

會不會就是這樣的艱辛,反而才有她一生的充沛精力呢?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