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情慾抱怨] 賴慶鴻醫師:王樹偉醫師真是的優秀的整形外科醫師


賴慶鴻醫師:王樹偉醫師真是的優秀的整形外科醫師,要是我,根本懶得出來發正義之聲。樹偉可以影響的比我大多了。
回憶當時在醫院裡,我們那個年代資深主治醫師是不出來接斷指的,他們賦有指導的責任,但沒有人會在晚上大半夜,出來與顯微外傷搏鬥,另外一個原因是,總醫師都太厲害,而且全高醫只有兩台外科顯微鏡可以用。
補充一下樹偉所說的,美國教科書對於斷指顯微外傷的教條,來自二戰後對於殘肢及顯微手術觀念的大躍進,目前我們用的方法與當時,其實相去不遠,只是顯微器械先進很多。但斷指通常太小,更要在短時間內完成骨頭、肌腱、血管、皮膚的縫合,除了純手工,幾乎無法取巧,時間內要找出殘肢間慘不忍睹的細節接合,還要有一雙不抖動的手。在15-20倍的外科顯微鏡下,一釐米的移動都有如大地震一般。
另外,如樹偉所說,現在的遠端斷指接合在台灣,外觀重建的成分大過於功能,近端截斷再接,如果沒有配合復健恢復功能,無名指與小指接回後,甚至還有工作上需要的病友來要求「再」切斷的,因為接回來的手指,不但關節攣縮失去功能,還因為感覺不良,屢屢受傷不自知,造成當事人困擾。美國醫療之所以會「棄守」這樣的安慰性醫療,也是因為他們的觀念走在前面,另外也因為美地大物博,與我們遍地開花猶如麥當勞得來速的健保醫療相比,相對珍貴,經不起錯誤決策造成的浪費。
記得當時高醫的顯微手術團隊的總醫師群:王文禾、黃書鴻,以及鄭良珊醫師,是我亦師亦友的micro team member!看到斷指推進開刀房都像惡虎撲羊,搶著在繁忙的工作中完成這種非常勞力加上技術密集的手術,這是證明身為顯微外科醫的能力與膽識。當年還是總醫師的王文禾帥醫,曾與我進行我的史上第一台五指全斷的顯微再接,從大半夜戰到凌晨結束時,腎上腺素仍然戰勝疲累,病患手指動靜脈暢通的血循如心中成就感般順暢爆表。更要提一下後來遇到的九指截肢,鱷魚咬斷的手臂,一定要曝光一下高醫骨科的林高田醫師及傅尹志醫師,這兩位顯微手術的高手加前輩,除了另人害怕的怪獸級快速接斷指技術(一個半小時接一支2動脈2靜脈的斷指),兩位老人家大半夜也會應召在開刀房跟我們年輕的整形外科總醫師一起奮戰,感覺溫馨
後來在高醫的歲月,我之所以能對顯微手術信手拈來,都拜這段辛苦又有成就感的歲月,加上無私教導的師長同僚所賜。這些話不是對無法體會台灣醫療珍貴的人說的,而是感念還願意堅持在這塊遍體鱗傷的焦土上拼鬥的醫師們。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unP
分享到Plurk噗浪
分享到UDN
分享到FaceBook

搜集整理方法 持之以恆 目的必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