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美腿成蚊美食 邵庭謝忻尋美食


邵庭謝忻尋美食 美腿成蚊美食

2014年 05月 10日  10:31 中央社 本報訊

「旅行應援團」外景主持人邵庭、謝忻前往新竹尋找客家美食,身穿短褲的兩人,嫩白的美腿也成了當地黑蚊大軍的「美食」。

衛視中文台「旅行應援團」11日晚上將播出「新竹美食好食又好聊」,這次節目尋訪獨特的「客家美食」,其中介紹一家特別的無菜單客家料理餐廳,餐廳坐落在田間的三合院,四周是好山好景,到訪的饕客可以感受濃濃的客家味與客家文化。

「旅行應援團」外景雙姝邵庭與謝忻身穿T恤、短褲扮成背包客,站在這一片青蔥中歡喜開場介紹客家美食,兩人的美腿卻同時也變成蚊子大軍的美味料理;但即使雙腿被叮的都是包,不過為了吃到美味客家菜,兩人說這一切都值得。

本集的棚內來賓特別邀請到侯昌明、曾雅蘭、布丁姐姐以及客家電視台美女主持人陳明珠一同品嘗客家美食。

節目中介紹到改良的創意料理客家漂浮擂茶時,曾雅蘭因遊戲規則,只能吃擂茶粉,但擂茶不愧是客家美食精華,曾雅蘭雖然只吃到擂茶粉,卻說「好好吃喔,真的不騙人,裡面有加一點糖,茶葉咬起來卡滋卡滋的,真得很香」。

而介紹到手工製作的紅糟蒸黑豬肉以及客家炒粄條時,輪到侯昌明與陳明珠只能吃醬汁,兩人一開始很失望,但接過淋滿紅糟醬汁的白飯後,侯昌明很快把一碗飯吃光,讓主持人庹宗康忍不住笑著問他,「你是多久沒吃飯啦」,足見客家美食的魅力無法擋。

「旅行應援團」本週帶大家去新竹吃客家美食,所有客家美食都在11日晚上8點,衛視中文台「旅行應援團」。

相關報導(hostel|背包客棧

7年級背包客棧

背包客最愛旅店

代訂不便宜旅行社

跟隨著明信片旅行去

背包客住宿短期租屋1F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FunP
分享到Plurk噗浪
分享到UDN
分享到FaceBook

身心障礙者部落格聯盟
http://www.facebook.com/ddovwmk
歡迎加入「身心障礙者部落格聯盟」LINE群組 ID:piaddovwmk

阿非亂飛/先用凍僵耳朵來換!想在零下二十度漫步?

阿非亂飛/想在零下二十度漫步?先用凍僵耳朵來換!

2012年 11月 10日  00:26 NOWnews 文/阿非

從北京離開,整整得搭三天的火車才能抵達我們的目的地─伊爾庫茨克(Irkutsk),也是離貝加爾湖最近的大城市。不過這三天並未閒著,因為過了滿州里站後會有中國官員上車一一蓋出境章,然後在中俄邊境前又會有俄羅斯官員上來檢查簽證,接著又因中俄火車鐵軌寬度不同而必須停車換軌,走走停停便耗去不少時間。
換軌一停便是兩三個鐘頭,大夥必須下車等待,但從上車以來一直都是待在暖呼呼的火車包廂,不懂什麼叫做嚴峻的寒冷,隨口問了同車的中國女孩外頭幾度?她瞪大眼地說:「很冷啊,零下二十幾度呀!」只見她一件裹著一件,最後她穿著兩倍身材厚度的大衣出去了。

「零下二十幾度」好抽象,當下聽來沒什麼特別感覺,沒準備帽子耳罩的亞熱帶鄉巴佬如我下到月台,興奮地踩著雪約五秒鐘過後,鼻涕不自覺地流,整個人挨著耳朵開始大叫:「天啊,好痛,好痛!」耳朵迅速凍僵,痛的像輕輕一碰就要掉了,我怪叫著快步跑進有暖氣的火車站,但那種痛沒有停歇,因為室內的溫熱讓僵硬結冰的耳朵開始充血,像是血管要炸開一般的疼痛,真的是「痛」哭流涕,此時此刻「零下」這個詞變得無比具體。

貝加爾湖是這趟旅程中我們最期待的地方,它是世界最深、最古老的巨大淡水湖泊,也是以前蘇武被放逐牧羊去的「北海」,多數遊客都會在伊爾庫茨克下車,再搭巴士或是參加當地旅行團去湖畔過夜。

在抵達伊爾庫茨克前的最後幾個小時,火車繞著貝加爾湖的輪廓走著,同車廂的中國室友指著窗外提醒我說湖到了, 我從上鋪翻了下來,盯著窗外許久,眼前白茫茫一片無邊無際的,一如這幾日來已經看習慣的冰天雪地,忍不住再問,湖在哪?

「不就是你前面這片嗎?」他說。

啊,原來在深冬裡,湖水結冰都結成陸地了,人走著、車子開著、還有人坐在湖中央挖個洞就釣起魚來著,竟聯想不起那是教科書照片裡那個翠綠深邃的湖泊。湖面因覆蓋一層雪花而變得純白,自己夢裡想過幾千幾百次的場景、昔日蘇武深陷巨大冰窖而牢不屈服十餘年的地方,如今我自己送上門來了。

「貝加爾湖周邊的樹叢,有一種蟲子,專在夏天出沒,咬上了就要鑽進人的血液,容易致死,所以這裡的夏天會特別有個門診是看這蟲子的。另外,伊爾庫茨克的警察對華人特別刁難,特別愛盤查,你們要多當心。」同車在伊爾庫茨克念書的中國留學生自顧自地說話,我們聽著。

下車後已是天黑,車站外的電子溫度計顯示:-22°c,不過我們沒有在市區久待,民宿老闆隔早便接了我們前往貝加爾湖畔的偏僻小鎮Bolshy Koty。開車行經湖面時,意外發現潔淨的湖水即便是結了厚厚一層冰,低頭仍看的見水底的石頭與植物,但路況卻沒有想像中平滑,到處都有擠壓凸起的銳利冰磚,即便老闆熟練地判斷路況而東轉西繞,仍是不停地在冰上打滑,驚險萬分。

Bolshy Koty鎮上約莫只有二十幾戶人家,我們晚上的棲所是其中一間小木屋,但去了才知道沒水可洗澡,因為所有水管都結冰了,洗手臺則已冰封多時,煮飯也要提水桶到民宿老闆家取水,尤其廁所在戶外,坐在馬桶就像坐在冰塊上一樣讓人背脊發涼。

夜裡無事可做,荷蘭籍室友提議要去外頭散步,在異常安靜的小鎮裡,踩在雪冰上咖咖的腳步聲,都會引起狗兒劃破夜晚的嚎叫。我們戴著頭燈、著重裝,在黑暗裡彼此沒有離的太遠,突然荷蘭友人比起安靜的手勢:「噓,你們聽。」

湖面不時傳來咻、碰的聲音,荷蘭友人說那是冰在移動。白天時,熱脹冷縮讓這種現象更加明顯,巨大冰層隨著底下的湖水流動而彼此擠壓,時不時腳下就傳來爆炸聲如地震一樣,劇烈的擠壓造成新的湖面裂痕,在眼前一道道延伸開來,巨大的力量令人吃驚,每一次的強烈震動,我都以為湖要裂了。

在Bolshy Koty共待了兩天,每天只是在冰雪裡打滾,或在湖上任意走走,蕭瑟的美深深烙印在心裡。離開的那天清晨,室友輕聲地靠著窗說:「It's snowing!」 我跳了起來,因為這幾天來都只看到積雪,而沒有下雪,興奮地立馬穿五六七八件衣服衝出小木屋。安靜的小鎮霧霧濛濛,背後的小山經過一夜有些白了,前兩天順著去湖邊的腳印也都讓新雪給模糊了,或許那真是種糖霜,所以才讓人冰冷手腳麻痺,卻依舊感覺得到甜蜜愉悅。

PS.「冷」知識──原來放了幾天的殘雪堆不成雪人,因為已失去「黏性」,只有剛落下的新鮮初雪才能用。剛去的時候一心只想堆雪人,但捏捏地上的積雪,其實都近乎是碎冰,無法成形。

阿非是誰?

本應好好當一位網頁工程師,不過在因緣際會之下走了岔路,反在旅遊這條路上展開了人生最奇妙的冒險,從此離開了電腦殖民的日子。雖說「流浪」或「壯遊」儼然成為當今顯學,但其實環遊世界是種旅行、奢華是一種、苦行是一種,走到自家巷口也是一種,只要敞開心胸去感受都會讓人覺得有驚喜。
阿非的足跡

中國—內蒙古、香港、廈門、北京、西寧、玉樹、上海、武漢、襄陽、武當山;俄羅斯—西伯利亞鐵路(北京-莫斯科)、莫斯科、貝加爾湖、伊爾庫次克、聖彼得堡;泰國—曼谷、清邁、PAI;聖文森(加勒比海海外志工一年);古巴—哈瓦那;祕魯—庫斯科、馬丘比丘、利馬、PUNO、Arequipa;紐西蘭—Auckland、Rotorua、Queenstown、Fox Glacier、Milford sound、Wanaka lake;日本—東京、北海道、和歌山、奈良;馬來西亞—沙巴;緬甸—仰光、曼德勒、茵萊湖、蒲甘;寮國—永珍、旺陽、龍坡邦、豐沙灣;菲律賓—宿霧、薄荷島、卡兒哈甘島
身心障礙者部落格聯盟
http://www.facebook.com/ddovwmk
歡迎加入「身心障礙者部落格聯盟」LINE群組 ID:piaddovwmk

TOP

19天遊歷四個國家 難以置信!盲人當背包客

難以置信!盲人當背包客!? 19天遊歷四個國家

NOWnews.com 2012年 10月 02日  01:33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身背旅行包,手持導盲杖,35歲的盲人按摩師曹晟康歷經19天,用搭車和徒步的方式,獨自完成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異國行。16日,回到北京的曹晟康開始尋找新的工作,為他“環遊世界”的夢想積攢下一桶金。

挑戰帆板萌生環遊夢

半年前,曹晟康做了一個讓朋友們大跌眼鏡的決定。他轉讓了在北京經營了10多年的盲人推拿店,到海南練習駕駛帆板,參加帆船比賽,朋友們覺得他瘋了。8歲時的一場車禍讓曹晟康的世界從此失去了光明,他被鑒定為“一級視力殘疾”。但在海南訓練3個月後,他在海浪中跌跌撞撞拼到了終點,雖未進入決賽,但獲得的“最佳體育精神獎”讓他感到滿足。

經歷了“大風大浪”後,他決定當背包客徒步出國旅行。“我想成為第一個完成環球旅行的盲人。”懷揣護照和信用卡,背著裝衣服的旅行包,拿著平日裡感受外物的導盲杖,4月18日,在一名“驢友(背包客)”的幫助下,他經雲南西雙版納的磨憨陸路口岸,進入老撾的城市琅布拉邦,開始了異國旅行。

用蹩腳英語搭車上路

“4月19日,我從萬榮出發,一個人拿著導盲杖,背著行李,用僅有的英語問路,當地人告訴我,往南走就是萬象。”曹晟康隨身攜帶的錄音筆裡,記錄了他在老撾脫離“驢友”後,獨自上路的過程。回憶起第一次在高速路搭車,曹晟康苦不堪言,“導盲杖沒探到路,我一頭栽到路邊的溝裡,頭和胳膊上全是傷。”爬出溝後,他伸著大拇指,用蹩腳的英語喊“Hitchhick.Free. No money(沒錢,免費搭車)!”臨時從“驢友”那學的幾句英語,總算讓他成功搭車到達萬象。

打這以後,曹晟康開始尋找能到目的地的大巴車,“怎麼找?到處喊‘China 、China’唄,找中國人或者會說中國話的遊客幫我。”如果找不到中國遊客幫忙,曹晟康就靠比畫和模仿,“想找旅館睡覺,就打呼嚕,想吃飯就吧嗒嘴。”

花費四千餘元走四國

5月11日,穿越老撾、泰國、柬埔寨、越南後,曹晟康回到廣西,結束了19天的異國行,一共花費4000多元(以人民幣計價)。16日,回到北京的他開始尋找新的按摩工作,為他的環遊夢想打經濟基礎,他的下一輪計劃是去印度、新加坡,“我希望能證明,盲人也能獨自旅行。”

故事 曼谷小伙借錢幫他買車票

曹晟康的旅途,有大陸遊客為他描述吳哥窟的宏偉,也有外國遊客幫他寫英文問路語,有當地大巴讓他免費乘車,也有臺灣同胞幫他買退燒藥,而讓他最難忘的經歷,是他在泰國街頭和一名年輕人抱頭痛哭。4月26日,身在曼谷的曹晟康,沒有現金買前往柬埔寨的車票,也沒能找到人幫他從信用卡取錢。一名略懂中文的曼谷小伙子,載著他四處找中國人或銀行,最終沒有成功。

“他突然抱著我痛哭,一邊哭一邊用漢語說‘我沒有錢’,他因為幫不了我感到難過。”最終,小伙子借錢幫曹晟康買了車票,那段特殊的對話也記錄在他的錄音筆中,再聽那個嗚咽的聲音,曹晟康的眼睛濕潤了,“旅行中我沒有被當地人騙過一次,大家都佩服我的勇氣,很多人幫助我。” 他的腰包裡,塞滿了旅途中伸出援手的人的聯繫方式。

對話 看不見風景,感受得到人心

新京報:你為什麼挑選這四個國家?

曹晟康:離得近,花銷也少,最重要的是簽證比較容易,從簡單的(旅行)開始挑戰吧。

新京報:有人旅行,為了欣賞沿途的風景,你看不見,圖的是什麼?

曹晟康:我眼睛看不見常人眼裡的風景,卻能用心感受到常人難懂的人心,這可能是上天給盲人的特殊本領吧。我們盲人雖然不完美,但也可以活得精彩。

新京報:一路上恐懼過嗎?

曹晟康:很多人問過我,甚至警告我,“你啥也看不見,小心遇到危險死在外面,”我說我不會讓自己死掉的,後來發現,其實最害怕的是夜晚沒吃沒喝,因為你得考慮第二天上路的體力,但是還好,每次都能絕處逢生,不是有句話嗎,“最令人恐懼的,莫過於恐懼本身”,克服了也就沒啥了。

新京報:最大的感觸是什麼?

曹晟康:雖然語言不通,但我到哪兒都想盡辦法告訴別人我的想法,尋求幫助,總會獲得成功,對於殘疾人來說,溝通真的很重要。
身心障礙者部落格聯盟
http://www.facebook.com/ddovwmk
歡迎加入「身心障礙者部落格聯盟」LINE群組 ID:piaddovwmk

TOP

返回列表